苏尼特左旗| 合作| 珲春| 弥渡| 大庆| 旬邑| 大同区| 玛沁| 永泰| 丹江口| 叶城| 安国| 五指山| 宝清| 杭锦旗| 克拉玛依| 中方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宜昌| 大埔| 兖州| 双峰| 封丘| 乌苏| 来凤| 德格| 珲春| 启东| 永胜| 彰武| 信阳| 南充| 广灵| 常熟| 兴业| 九龙| 宜丰| 会昌| 石景山| 徐州| 潮阳| 福贡| 华阴| 衡阳市| 元江| 乾县| 巨鹿| 乌拉特中旗| 蒙阴| 曹县| 青河| 苏尼特左旗| 沧州| 扎赉特旗| 岢岚| 景德镇| 延安| 平谷| 惠州| 王益| 东阳| 南海| 王益| 崇义| 甘洛| 大龙山镇| 乐至| 南投| 吉首| 鄂温克族自治旗| 洛扎| 富宁| 西畴| 濠江| 松潘| 辰溪| 拉萨| 曲靖| 宣化县| 石棉| 三门峡| 巢湖| 修文| 石嘴山| 玉林| 疏附| 长沙| 石首| 北仑| 湟中| 临洮| 松桃| 云梦| 台南县| 怀远| 赣县| 岳阳县| 建昌| 安丘| 怀安| 通江| 乳山| 益阳| 百色| 大同县| 天门| 天水| 科尔沁左翼中旗| 双流| 科尔沁右翼中旗| 嘉峪关| 平和| 富县| 民权| 通道| 华山| 澧县| 闽侯| 石楼| 河间| 北海| 无为| 蒲县| 赣榆| 信丰| 华宁| 潞城| 肇源| 长子| 东乌珠穆沁旗| 新邱| 新余| 瑞安| 綦江| 定结| 延庆| 黄山市| 马龙| 临夏市| 万年| 长丰| 桂东| 溧水| 仁布| 黎平| 朗县| 抚松| 奉化| 云集镇| 余江| 建阳| 五华| 大港| 宁县| 魏县| 卓尼| 江都| 南昌市| 诏安| 天全| 南昌市| 新田| 景东| 安塞| 濮阳| 宜宾县| 天长| 大英| 德格| 菏泽| 牟定| 崂山| 湖口| 鹤峰| 新建| 宁海| 凤冈| 铜梁| 龙岩| 永顺| 东台| 鄯善| 五常| 青浦| 青铜峡| 寻甸| 仙游| 那坡| 佛山| 四川| 兰溪| 畹町| 丰润| 美溪| 文山| 卓资| 临桂| 浦东新区| 茶陵| 新蔡| 天等| 兰州| 丰南| 湾里| 环江| 伊通| 海林| 项城| 胶州| 囊谦| 石龙| 托克逊| 东台| 子长| 黑河| 昭苏| 吴川| 木垒| 阿瓦提| 松江| 大新| 容城| 越西| 长白山| 邛崃| 戚墅堰| 岫岩| 双桥| 麻阳| 红原| 武陟| 荆州| 澄海| 南汇| 渭南| 广平| 来安| 南召| 泗阳| 盘锦| 南部| 海宁| 靖安| 伽师| 睢县| 黄骅| 乌兰| 井冈山| 安义| 封开| 蓟县| 沙坪坝| 泰来| 乌拉特后旗| 斗门| 旬阳| 南县| 都兰| 饶平| 北戴河| 南宫| 黔江| 头屯河| 阿拉善左旗|
· 海口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
· 海口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
首页   |  独家辣评  |  辣语话题  |  我来评双创  |  政治经济  |  社会民生  |  文化教育  |  娱乐体育
新闻搜索:
  广告热线:0898-66835635
 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中心> 黄灯笼辣评> 娱乐体育
琼瑶所争取的,是人的最后尊严
来源: 钱江晚报 作者:魏英杰 时间:2018-02-20 09:36
原标题:琼瑶所争取的,是人的最后尊严

  近日,女作家琼瑶因是否给失智的丈夫平鑫涛插胃管,与其继子继女争执不休,进而在网上公开决裂,引起人们的关注。

  这事情既涉及琼瑶与平鑫涛的婚恋往事,也涉及其家庭内部纠纷,外人其实很难评价。但这事情的背后,反映了双方对待“安乐死”的态度,却值得引起思考。

  关于安乐死,许多人可以说已经很熟悉,但也可以说熟悉的只是概念,而缺乏切身体会。安乐死大致可以分作两种,一种是消极的,也就是不再主动采取各种手段延长病患的生命体征;另一种是积极的,也就是采取主动介入,用药物或其他手段提前结束病患生命,以避免病患受到更多苦痛折磨。

  消极的安乐死是选择“不作为”,而积极的安乐死则是一种主动干预,二者都可能引发伦理问题,后者更可能触及和产生法律问题。

  无论从琼瑶早先发出的交待身后事的公开信,还是她对平鑫涛的治疗意见,都可以看出她所求的是消极的安乐死,也就是不再寻求通过过度治疗手段来延续生命,以免身体继续受到病痛折磨。平鑫涛本人也留有遗嘱明示:“当我病危的时候,请你们不要把我送进加护病房。我不要任何管子和医疗器具来维持我的生命。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护病房里。”

  按理,平鑫涛留有遗嘱,事情并不难办。问题在于,双方对平鑫涛的病情判断不同,对他的遗嘱的解释也有所不同。琼瑶认为,平鑫涛已经大中风,加上失智失能,“这个躺在床上的,只是一副躯壳而已!”平鑫涛的子女则认为,“所有医生自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判定过父亲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,他只是失智而已”。换言之,既然平鑫涛还没有到病危的程度,作为子女也就不应该放弃。

  但有人可能没有意识到,对于平鑫涛这样年届九十的老人来讲,大中风意味着什么。如果一个人在失智的情况下,需要通过插胃管、打点滴等手段来维持生命,即使还在呼吸着空气,但其生存质量如何,也是可想而知的。这时候,如果病人本人立有遗嘱,明确表示不想这么做,其实就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抠“病危”这个字眼了。

  当然,是否插胃管或别的什么,更多看的是家属的意愿,怎么选择都不该受到责备。琼瑶原本也可以选择让步,这样做反倒不会遭受非议;但她却坚持执行平鑫涛的愿望,这更加需要勇气。在这问题上,琼瑶为自己和平鑫涛所争取的,其实是一个人在生命最后阶段的基本尊严。这是许多人想做而不敢做或无法做到的,应当赢得人们的理解。

  环顾国内,固然安乐死的说法流行有年,但说实话,无论是在法理还是伦理层面,都没有什么突破。这在客观上导致每年有相当数量的老人和病患,在受尽病痛折磨后,艰难地死去。特别是一些癌症患者,在进入晚期后,难免备受癌痛折磨,痛不欲生。但这时候,设若病患自己不表态,其伴侣或子女都不敢轻言放弃治疗。而实际上所谓治疗,不过是借助插胃管、导尿管和上呼吸机,勉强维持其生命体征。这究竟是一种人道还是非人道的做法,实在值得深入讨论。

  琼瑶的遭遇不会是一桩孤例,只是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。如今,因为这件事情的公开化,反倒给了我们一个契机,去审视和探讨眼下国内在这方面存在的缺失。这或许也有助于让人碰到类似问题时,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和理智判断。

(编辑:余冰月)
?

网友回帖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 0898—66822333
举报邮箱:jb66822333@163.com
琼ICP备05001198
车站南路 糜杆桥镇 牡丹公寓 罗家庄 凌空街道
跃纬路月洁里 昭忠祠街 休门街道 西张排 石狮市政协办公室